失业者的冬天(组图)

2021-12-05 21:13上一篇 |没有了

  何春霞,合俊集团在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宝山俊领厂的车缝部大组长,得知停产的消息时揉了揉眼睛,掐了自己一下,确信不是在做梦:“停产前一天还在赶货,加班到凌晨两点才回宿舍,没想到起床后就失业了!”何春霞是该厂第一批员工,在合俊做了整整12年,从一个普工干到后来管理着300多人的大组长,这在她湖北黄石阳新县老家,算是有成就的了。她还介绍了不少老乡进厂工作。

  失业后,何春霞每天都出去找工作,可是与她之前2500元的月工资没法比。“现在大环境不好,我只能从普工干起,待遇太差了!从零干起,接受不了。”按照同事的估算,何春霞一家8口,可以一次性拿回10万元左右的补偿。何春霞说,如果能拿到钱,就回老家。她的姐姐、外甥及外甥女都回家等待消息了。何春霞算了算:一天房租10元,加上吃饭,她和儿子现在每天要花费40多元,“如果亲戚都留在这里,花费更高”。

  合俊玩具厂所在的东莞樟木头樟洋富竹一街,只有短短的200米,却有着近百家中小店铺,10年来生意一直红红火火。10月15日,被誉为“全球玩具代工巨头”的香港合俊集团旗下的“合俊”与“俊领”突然宣布倒闭,近7000名职工失业,这些店铺赖以生存的数千名常客消失了。措手不及的情况下,有店铺贴上了“转让”的牌子,有人带着老小回老家种田去了。原来一家不起眼的小企业——鸿全电子制品厂成为这条街上夜间唯一亮灯的地方。

  合俊的招工简章依然挂在外墙:“1996年成立的合俊集团,在广东的东莞和清远有3间生产工厂,厂房面积达1万平方米,产品远销欧洲、北美洲、亚洲等,年销售额约10多亿港元……”不仅如此,合俊承担着远销海外的美泰、万利、孩之宝等玩具大品牌的生产任务。

  据介绍,在国内的玩具行业中,东莞占据了龙头位置,一些规模较大的上市企业基本在东莞,东莞玩具企业在全国占据的份额达到了50%到60%。东莞的玩具企业中大部分都是香港企业,这些企业95%以上都是做出口。民营玩具企业则以代工的情况居多。

  中国玩具代工企业是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领域之一。据海关统计,今年前3季度,广东玩具出口44.7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6.3%,但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16.2个百分点。

  失业之后,合俊玩具厂的张伟也没有闲下来,他曾经在生产工程部担任主任,对自己付出近10年青春的企业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,但也理智地意识到要通过劳动仲裁争取经济补偿金。张伟和另外4名同事张罗着帮大伙申请劳动仲裁,在与劳动部门不断核实材料的繁琐过程中,390名工人渐次退出,因为他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新的工作。

  在合俊玩具厂品质管理部干了4年多的李先生至今仍不愿意相信倒闭的事实。他说,厂子一直不错,每月25日准时发工资。7月25日本该发6月份的工资,推迟到8月11日才发,说是6月份水灾,厂房浸水造成数千万元的损失。大家都相信了这个事实,可是往后的工资就一直拖着。10月14日上午,职工们以拖欠工资为由集体罢工,当天下午,工厂全额发放了8月份的工资。

  大家以为风平浪静了。第二天上午,几千名员工和往常一样来到工厂时,玩具厂的大铁门被贴上了封条。旁边公告栏上贴的是樟木头镇人民政府的通知,“由于企业经营者经营不善,导致企业倒闭。”

  留守在工厂附近出租屋的杨建冬心灰意冷,作为一名最基层的普工,找工作处处碰壁。他觉得,东莞倒闭也不是一家两家企业,就算存活的企业也在“炒鱿鱼”,好多人失业也找不到工作。他也盘算着,拿到补偿就回家种田算了,“反正现在也快过年了,更不好找工作。”

  老家在陕西汉中的魏先生习惯每天都回厂附近看看,自从合俊倒闭后,他开始有目的地找工作,他说,这回一定找个自主研发的企业,起码抗风险,不会那么快倒闭。

  35岁的刘恋军有着同样的想法——“贴牌的行业不靠谱”,不过他通过考试、取得资格证,已经在平安保险找到了一份保险员的工作。先前,他的职业是从事毛绒机械维修工作,他希望自己趁年轻赶紧转型,换个新环境试一下,学学管理。